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致二十年后的你】(01)【作者:indainoyakou】
【致二十年后的你】(01)【作者:indainoyakou】
字数:609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致二十年后的你(1)

  民国八十年,台湾演艺圈伴随着有线电视变革而获得蓬勃发展的时代,有对以年轻活力为卖点、在保守的萤幕演出中掀起新浪潮的时代宠儿──桃华二人组,她们曾经是家喻户晓的明星。

  在那个年代闯荡演艺圈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桃华二人组的快速崛起一度引发诸多带有恶意的揣测。然而那也是个资讯发达一词刚起步的年代,只要媒体愿意倾力相助,多少传言都会成为空穴来风。她们的演出能在一片保守风气中带来高收视率,自然能带动庞大的金流之手为其挡下流言蜚语。

  正所谓「学艺从模仿开始」,桃华二人组开启的新气象很快就引起模仿效应,相同路线的女子甚或男子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头,民众渐渐地不再为此大感惊奇。

  桃华二人组从迅速窜红到日落西山不过短短六年,期间的经营使她们彷彿经历了一场始於光鲜亮丽、终於孤掌难鸣的人生──解散后的数年,欣华因病弃世,柔桃嫁做人妻,两人从此不再受到镁光灯青睐。

  柔桃的先生是位小有名气的台商,以在台发展的经验做为闯荡中国的本钱,也曾逍遥过一段时间;不幸的是,他并没有足够的才干与资本度过接踵而至的难关,最终落得家徒四壁、负债回台。但是债务并不会因此就乖乖守在海峡对岸,在黑道介入柔桃一家的生活后,她被迫离婚保身,同时也失去了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。

  话虽如此,柔桃并未全身而退,回到老家的她依旧背负一部分债务。在家人帮助下,她得以隐藏身分从女工做起,开始一段漫长的工厂生涯。

  可是啊,二十年过去了,「一部分债务」却因为利滚利几乎不曾变少。
  这些年来,黑道组织也历经许多次改变,而柔桃曾经的光环不再。她再也无法受到最基本的待遇,只能沦为普通的欠钱欧巴桑被重债压得喘不过气。

  就在柔桃深刻体认到,自己的一生或许就此落入孤苦伶仃的还债轮回时,有只手带着熟悉的感觉向她伸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§

  这天柔桃盛装打扮地赴约,她已经很久没有细心做打扮了,为此还花了笔小钱、补充抽屉里那东缺西少的平价化妆品。当她凝视镜中那个老迈的自己,心里不禁想着「或许连用这些化妆品都嫌奢侈」──过去那精炼的生命已经消磨殆尽,要在这脸上捕捉过往的影子是有些勉强了。但是年龄无法撼动她天生丽质的事实,经过一番精心妆扮,过往青春化为熟龄的香艳浮现於那张四十八岁的熟女面容上,柔桃终於寻回久违的自信。

  今年五十有二的林经纪在人潮人往的大街上认出柔桃,两位上了年纪、拆夥后就不再往来的故人重逢,不禁感叹世间变化之快。周遭大楼林立的,彷彿在嘲笑他们不过是旧时代的人儿。

  换作以往,柔桃多少会期待林经纪带她和欣华到知名西餐厅吃好料,如今吃吃两三百块的平价牛排就是种奢侈了。所以当林经纪带她到熟悉的地址、踏入陌生的连锁牛排馆,柔桃的心情很能调适,不像林经纪担心这烦恼那的。

  一顿愉快又令人心情複杂的晚餐过去,聊开怀的林经纪终於提出本次邀约的真正目的。他先向柔桃解说现代演艺圈的复出案例,然后讲讲视听群众是如何从收视户转移到网路上。柔桃听着听着,对於具体内容其实不太瞭解,但大致摸得出是怎样一个套路。总而言之,林经纪说了那么多就是想拱她复出,顺利的话,他们一人可以重返萤光幕、一人也能以此为噱头重出江湖。

  「就是所谓的一石二鸟啦!不光如此,还可以解决一些问题吧……啊,不是,小桃,你别误会,我可不是像那些落井下石的报纸说的那样,不是什么好赌之徒喔!只是那个……投资有点小失利啦……哈哈!」

  以廉价饮料代酒撑到饭后半个钟头,林经纪终於真正地吐露心声。在此之前,日复一日守着生产线死薪水的柔桃根本没注意什么报章杂志,自然不晓得林经纪是因为经济困难才想出这一招。或许是同病相怜吧!纵使得知林经纪动机不单纯,柔桃倒是很能体谅他,顺藤摸瓜地继续谈下去。

  「没关系的,我能理解,你一定过得很辛苦吧!」

  「啊,是的是的……呜……抱歉,遇到那种事以来,还是第一次被人安慰……小桃,你还是一样那么善解人意……」

  在柔桃那美好的印象中,林经纪是个总是唤自己「小桃」的可靠大哥,只有喜极而泣时会掉下男儿泪。因此当过往与现实重叠在一块,林经纪那落魄的模样实在令人不忍卒睹。柔桃好声好气地给予安抚,却也不禁想到这些年来自己的变化;同情心、复出的可能性以及还清债务的愿景,一再模糊掉许多迟来地浮现的界线,使她忍不住给予林经纪更多的关怀。

  「年轻时累积的财富都没了!老婆孩子也跟人跑了!我只有……我只有这个机会了……小桃!林大哥保证!一定会让你再度爆红!所以请你一定要帮助我……」

  那晚,柔桃见到了陌生而脆弱的林经纪,也从中窥见熟悉而可靠的林大哥,这位五十二岁的中年男人同时具备了两种魅力,再透过她自身的盘算扩大、发酵,深深吸引住同处中年失志的柔桃。

  许久不曾感受到的激情迅速充满柔桃的胸膛,使之火热地鼓动起来。在林经纪陪她搭乘计程车返家的路上,两人沉醉於五光十色的夜景与广播声交织的氛围中,情不自禁地抱成一块儿。一度抵达家门口的小黄,也在两人鹹湿的唇舌交错下驶往林经纪租屋处。

  「一千块,不用找了!」

  与林经纪相拥而吻的激情中,许多黯淡的愿景纷纷重返光明,柔桃重新嚐到渴望的滋味,并相信这股渴望终将引领她重获成功。激情沖晕了她的脑袋,三百多块的车钱就这样用大钞打发掉,而这浪费的举动却反过来呼应成功者的骄纵──她很快就不会再顾虑这点小钱,很快就能还清债务,很快就能站上光彩夺目的舞台!

  「小桃……!小桃……!呼……!呼哈……!」

  「林大哥……啾、啾呜、啾呼、噗呼……啊!嗯!啊啊……!」

 跌跌撞撞地进到满地垃圾的简陋雅房、灯一开就边吻边脱下彼此衣物的两人
  ,不一会儿便靠着墙做了起来。柔桃置身愉快的混乱中,只知道内裤才刚随便扯下,林经纪那翻出内裤的充血阴茎就带着一股骚味急欲对准她的穴口,两人纷纷

  以沾了口水的手指触碰彼此性器;随后就听见下体伴随着一阵乾热的磨擦传出黏
  稠的滋滋声,林经纪的老二就这么插了进来。

  这是即将帮助我踏上顶端的男人,所以必须讨好他。

  这是和我同病相怜的可悲的男人,所以必须滋润他。

  ──无论有什么理由与藉口,通通都在男人的老二插进柔桃的中年肉穴后化为云烟。相比各种精心谋划的事情,单纯而又久未嚐之的肉欲所带来的快乐实在太巨大了,她忍不住投身激情中,乾柴烈火地燃烧着,再也无暇顾及其它。
  「哈……!哈啊……!林大哥,好棒……好棒喔!嗯!嗯哈!哈啊啊……!」
  曾经被老公压在床上猛干的快感已经淡忘,如今林经纪的肉棒或许没那么宏伟,但也是能将柔桃那生了两胎、宽松许多的肉穴插个饱满。肉棒每次抽插都迸出咕滋咕滋的下流声响,犹如久旱逢甘霖的肉壁享受、放大了每次磨擦的快感,这股刺激结合自己被干的声音,以及不断飘升上来的男女性器骚味,不多久便让柔桃在慌乱中泄了。

  「林大哥,干我!干我!好舒服!小桃的穴穴好舒服……嘶呃!呃嗯嗯……!」
  早泄的柔桃全身瘫软下来,将暂且停止的肉棒压得更深,隔着稍微拉直些的阴道肉壁压迫着子宫一带。林经纪气喘吁吁地埋首她那上了年纪、有点外扩又下垂的巨乳,停顿一会儿后,再将她抱到床上去,整个身体压到上头继续操。
  「小桃……!小桃啊……!曾经被多少人……多少人意淫过的小桃!哈哈……!」

  「呜……!呜嗯……!好痛!林大哥,温柔点……」

  「呼!呼!当年要我忍住不出手,多痛苦啊!现在我要尽情干你!干死你!」
  「嗯哈啊啊啊……!」

  林经纪确实如他那张狰狞面孔所说的,尽情地把柔桃干了整整一个半小时才罢休;中间或多或少休息一会,但他的老二绝大多数时候都插在柔桃那长满杂毛的肉穴里。当那根阴茎不负责任地在柔桃体内丢上第三波精液时,总算真正地精疲力尽了。

  吐出老二后的中年肉穴不时发出咕啵啵的声音,先后吐出几口黄糊糊的精液,林经纪用他的手机将这噁心的一幕拍了下来──过去那备受许多人妄想寄託、一度必须是粉嫩紧致的处女穴,如今终於等到吐出精液的这一刻,却已经是松垮
  垮地发出骚味、黑木耳般的阴唇皱起外翻、长满阴毛又飘散出中年臭的熟龄鲍鱼
  了──爽到浑身瘫软的柔桃根本无力阻止林经纪拍摄,只得扭扭捏捏地像个小女人般撒娇。

  「呜哇,现在仔细一看,小桃的奶头真是有够黑的……」

  「啊!讨厌鬼,都做了才说这些!」

  被满头大汗地叼着香菸的林经纪调侃,柔桃带着害羞的心情笑吟吟地坐起身来,讨了根不常抽的菸后与对方接个火,然后在林经纪突然一掌揉起她的奶子瞬间笑着以鼻孔喷出白烟。林经纪粗糙的手指按住柔桃黑黑的乳晕,在一片粗俗且不匀称的黑乳晕上搓起勃起的黑奶头说:

  「呐,小桃,告诉林大哥,在你穿着薄薄的衣服唱唱跳跳的时候,这颗奶头也这么黑吗?」

  「才不是呢!拜託,那时候我才二十多岁!啊嗯……」

  「哦?那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呀?这颗又色又黑的大奶头,会想着林大哥勃起吗?」

  「喂,你变很色耶!哈哈……啊!别太用力……嗯!嗯呼……大概,是从第一胎开始吧……嗯……不知不觉就变这么黑了,乳晕也变好大,乳头也是……呀!嗯哈……!」

  「这样啊,真羨慕能看着小桃身体逐渐变得下流又成熟的男人呢!」

  谈及过往婚姻,柔桃急忙以其它话题带过,狼狈的模样进入林经纪眼中,让他决定以爱抚转移自己的失态。

  两人就这么抽菸、聊天又抚摸彼此,当林经纪的老二重振雄风时,柔桃就捻熄香菸、自己掰开臭呼呼的多毛肉穴,让那根同样散发着腥臭、或许精液都还凝固在上头的老二插进体内。一旦林经纪干到软了或射了,她就继续接过菸、与对方聊着色色的话题,沖淡这些年来的不甘与孤寂。

                 §

  林经纪不久便传来好消息,有个小小的网路频道透过他那儿转达希望柔桃能做来宾,也会提供一笔演出费。接获消息当晚,柔桃就来到林经纪租屋处讨论这件新工作──当然是在被人家好好地干过一轮后,才顶着一身汗味与体液臭、被对方抱在怀里边摸边讨论。

  柔桃也不介意林经纪这么做,事实上她认为彼此打重逢那晚起便是男女朋友的关系,只是双方都没明说罢了。毕竟三天两头就见上一面、还热情到彻夜打炮的关系,要说不是男女朋友未免太伤人了。

  「这个节目啊,就是水管上的那种,网路节目啦!」

  「呃,水管是……?」

  「啊就上次跟你说过的『油土逼』嘛!很多小型节目为了节省经费,都转移到网路上啦!真是的,学起来嘛!不然就捏你的小穴处罚喔!」

  「呜嗯……!讨厌鬼,手很髒啦!」

  林经纪总爱玩弄柔桃那黑黑卷起的小阴唇,不时又拉又扯地,还会将之当做乳头或阴蒂般搓揉。柔桃对此不以为意,毕竟男人有一两个怪癖也不需要大惊小怪;再说了,她也喜欢揉弄对方那沾了体液后湿透发臭的睾丸,半斤八两啦!
  「唔嗯──不能当做以前的谈话节目,一定会挑些辛辣的问题刺激点阅数,所以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。」

  「那个,问题会事先告知吧?」

  「大部分啦!不过你是第一次上,又没啥背景撑腰,对方一定会用尖锐的问题突袭你,藉此制造效果。」

  「这样啊……好吧……」

  「好!再来该想想当天的穿着!小桃的话嘛……不穿胸罩好啦!你这颗大黑奶头一定会很抢眼喔!啊不过会被骂翻吧!哈哈哈哈!」

  「喂!正经点……嗯呼!」

  直到录制当天为止,柔桃每晚都来到林经纪的房间,一分讨论、二分调情、七分干炮。她总觉得和林经纪已经分不开了,这把年纪也不需要再注意避孕,每晚都在床上干个过瘾。其中一晚还因为叫得太大声,引来邻居敲门抗议呢!
  「妈的死八婆!半夜鬼叫什么啦!别人都不用睡觉是不是!狗干的臭机掰!」
  门外的男人又骂又踹门吵了半个钟头,门内林经纪关了灯、摀住柔桃的嘴巴继续操着她的肉穴。托门外那人吵吵闹闹的福,这种提心吊胆的刺激感远胜平常打炮时的快感,柔桃只在短短半个钟头内就泄了两次,其中一次还是靠在门边、边听那些难听的怒骂边被干到腿软呢!

  事后那男人气呼呼地回房,林经纪还大胆地说要到对方门外玩乐,稍微唤回些许理智的柔桃好不容易才拒绝了,她可不想复出前就先上报……这么想着,却还是趁隔壁住户外出上班时照样做了。在那男人门前留下大量腥臭的体液,就是两人对半夜那分额外的刺激给予的小小回报──当然,等对方回来时,早已乾透且闻不出一丝臭味。

  两人就这么「分分合合」迎来录制节目的日子,柔桃交出自己的存褶,林经纪则用这笔钱为她打点一番,以稍嫌老气的套装营造出旧时代的氛围,藉此衬托做为话题之一的时代感。

  那天其实没什么好说的,因为整个过程不出林经纪所料,突袭问题也是尖锐地直问当初的「返台风声」。这段期间,柔桃已经在林经纪训练下摸透了各种揶揄及恶意的质问,有些说来无妨的话题聊聊没关系,真的不行就避而不谈。事实上,除了节目整体给她的感觉充满世代隔阂感之外,也没什么不习惯的地方。
  若真要说录制当天的惊喜──就属他们是在民家而非电视台录制的。而所谓的准备室就是间狭窄的厕所,两人在此充分拖宕了时间,只为了紧张兮兮地在别人家里快速干上一炮。

  也就是说,穿着整齐的亮色系套装、坐在主持人身边的柔桃,双颊上的红晕并非由於初上节目太过紧张,而是因为她的下半身充满了正以香水极力掩饰的臭肉穴味,林经纪的精液还混着中年雌穴的爱液、流出来广泛地沾湿她的内裤呢!
  录制完毕,年轻的制作团队邀请两人到附近一家烧肉店共进午餐,讨论往后合作的可能性。充分感受到事业即将起步、成功将会信手拈来的柔桃,满心喜悦地听着这一切,但多半是由林经纪代为答覆──她只要负责卖笑、说些保守的话、乖乖享受桌面下林经纪的手隔着湿冷的内裤抠起小穴的羞耻感便好。

  「哎呀!柔桃小姐真是笑颜常开又美丽,我们频道最喜欢这样的类型了!」
  「是、是吗?啊哈哈……」

  「是啊!是啊!大部分人上了年纪都会变得严肃嘛。喔,这块肉就给柔桃小姐,来!」

  「呼嗯……!」

  「怎么了?这块太肥吗?」

  「啊,不是的,只是有蚊子……谢谢你喔!」

  一边给人抠着刚浸过中年精液的小穴、一边吃着年轻人奉承似地送上的肉片,柔桃害羞地拥抱这令人心神愉悦的时光。

  但是,诸如此类的好景却没有如预期般纷至沓来。

  本来就冷门的频道并没有因为柔桃的访谈提升多少点阅率,底下留言甚至都在问这人是谁?为什么找这种浓妆欧巴桑?干嘛访问过气老人?老太婆烦死了还我某某女神──压倒性的负评使制作团队不再来电,也敲醒了柔桃那盛极一时的美梦。

  「不要紧,你还有林大哥啊!小桃放心,林大哥会帮你重返大萤幕的!呼!呼哈……!」

  ──到头来,我只是个被久违的男人一宠,就看不清现实的平庸女人。
  「手!手臂打开!对!呼呼……这个腋毛真不错!小桃啊!林大哥就喜欢你的腋毛跟这个黑奶头!嘿、呼嘿!呼唔嘿嘿……!」

  太久没被摸头称讚,就轻易地沉浸在简单的快乐之中。

  「大腿夹紧!我就要射啦……!」

  梦想什么的、还债什么的,都不及一时的肉欲要令人愉快。

  「射……射啦!呼!呜哈啊──!」

  激情过后真正留下的,只有……

  「呼!你这个骚货,转过去!这个黑黑的屁眼实在是喔!欠干!哈哈!」
  被这个男人恣意蹂躏的事实。

                待续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